每年农历这个时候,附近一位信徒会请我们去他们那边的祖屋去斋天。

到了那地方之后,恍惚了一下,感慨日子看似在变其实又不变。

去年的今日,天很高很蓝,阳光微微的溶解着冬日的寒意。我和一位要好的小师父一块,讨论着闽南建筑装饰花纹的用意和焚香之后阳光透过烟雾的摄影意境。

那时的我,脑子里面还没大的目标,连考佛学院的事都一点不着急,那时的日子过的很自由,时间感觉很长,从来不会想着未来存在一个时间点来卡着度日。一时兴起就拉着小师父一块去看场电影或者是短途旅行。平日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翻翻书,看着并不主流的综艺和电影。那时也想着,生活得是不是太闲了,是不是需要到一个地方去被管理一下。

一年过去,同样的地方,同样的信徒,而那个小师父已经去了其他地方常住,我也考上了佛学院。现在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总有个日期和时间,你必须要在之前到达或完成。
恍惚之间,挺怀念去年那样的生活。

人呐,总是如此善变,松的时候希望严一点,严的时候又希望松一下。就在这来来回回的变换中,日子也就从身边溜走了,回过头,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里。

最后修改:2020 年 08 月 23 日 11 : 22 PM
愿得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