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伴随着很多烦恼和痛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不能够正确地去认识世界、认识自我而产生的。我们要想解脱烦恼和痛苦,就要对这个世界和自我有一个正确的认识。
关于世界与众生的阐述,在许多佛教经论中都有提到,如西晋法立及法炬译的《大楼炭经》、后秦佛陀耶舍及竺佛念译的《长阿含经》、隋代阇那崛多译的《起世经》、隋代达摩笈多译的《起世因本经》等,此外在《大毗婆沙论》、《俱舍论》这几部论典中也有不少阐述。

何为众生

“众生”是梵语“Sattva”(萨埵)的旧译,后将此译为“有情”或者“有情众生”。
在《杂阿含经》卷六中对“众生”的解释:

佛告罗陀:“于色染着缠绵,名曰众生;于受、想、行、识染着缠绵,名曰众生。”(CBETA 2020.Q3, T02, no. 99, p. 40a6-8)

在《成唯识论述记》卷一中是这样解释道:

梵云萨埵此言有情。有情识故。今谈众生有此情识故名有情。(CBETA 2020.Q3, T43, no. 1830, pp. 233c29-234a2)

从词中就可以知道,一切有心识、有感情、有见闻觉知的生命体都可以被称之为“有情”。而有情之外,草木、土石、山河、大地等则称为无情,也被称之为“器世间”。
在佛教看来,由于众生所造作的业差别不同,所以招感不同的报,形成了不同的众生。常见的可以将众生分为五趣或者六趣,也就是:天、阿修罗(不含在五趣中)、人、饿鬼、畜牲、地狱。

何为世界

名词解释

“世界”一词就始源自于佛教,后在世俗上被广泛运用,但人们往往并不知道“世界”这一词的根本含义。
“世界”是梵语“lokadhātu”翻译而来的,是由 “世”和 “界”两个意思所组合而成的。古代译经时,会选择一个汉字去对应梵文里的一个词或词根,然后组合起来。“世界” 这个词便是如此。“loka”被译成 “世” 或 “世间”,而 “dhātu”被译成 “界”。
在《说文解字》中,“世”的含义是:

三十年爲一丗。从卅而曳長之。亦取其聲也。

所以“世”是用来表示时间的。
在《说文解字》中,“界”通“畍”,其含义为:

境也。从田介聲。古拜切。

而“界”的含义为间隔,有表空间、区域、处所的意思。
在《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4:中

阿難!云何名為眾生世界?世為遷流,界為方位。汝今當知東西南北東南西南東北西北上下為界,過去未來現在為世;位方有十,流數有三。一切眾生織妄相成,身中貿遷,世界相涉;而此界性,設雖十方定位可明,世間秖目東西南北,上下無位中無定方,四數必明與世相涉,三四四三宛轉十二,流變三疊一十百千,總括始終六根之中,各各功德有千二百。(CBETA 2020.Q1, T19, no. 945, p. 122c12-20)

所以“世界”一词是以时间、空间来代表这个宇宙,虽然在当时作为一个外来词语,但是这种思想在中国本土也有体现的,如《文子・自然》中:

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

通常这是广义上“世界”的含义,而“狭义”上的“世界”通常指的是娑婆世界,或者指我们所生存的这个环境。

世界的结构

关于世界的结构,佛教中认为须弥山为世界中心,围绕着须弥山,将世界分为最基本的结构“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长阿含经・世纪经》是如此分类道的:

佛告比丘:「欲界眾生有十二種。何等為十二?一者地獄,二者畜生,三者餓鬼,四者人,五者阿須倫,六者四天王,七者忉利天,八者焰摩天,九者兜率天,十者化自在天,十一者他化自在天,十二者魔天。色界眾生有二十二種:一者梵身天,二者梵輔天,三者梵眾天,四者大梵天,五者光天,六者少光天,七者無量光天,八者光音天,九者淨天,十者少淨天,十一者無量淨天,十二者遍淨天,十三者嚴飾天,十四者小嚴飾天,十五者無量嚴飾天,十六者嚴飾果實天,十七者無想天,十八者無造天,十九者無熱天,二十者善見天,二十一者大善見天,二十二者阿迦尼吒天。無色界眾生有四種。何等為四?一者空智天,二者識智天,三者無所有智天,四者有想無想智天。」(CBETA 2020.Q1, T01, no. 1, pp. 135c27-136a14)

如前文中提到过的,因为众生所造作的业差别不同,所以招感不同的报,形成了不同的众生,而不同的众生,必然会居住在属于自己的层次。
除了将“三界”作为一个小世界中的基本结构外,《长阿含经・世纪经》又讲到:

如一日月周行四天下,光明所照,如是千世界,千世界中有千日月、千須彌山王、四千天下、四千大天下、四千海水、四千大海、四千龍、四千大龍、四千金翅鳥、四千大金翅鳥、四千惡道、四千大惡道、四千王、四千大王、七千大樹、八千大泥犁、十千大山、千閻羅王、千四天王、千忉利天、千焰摩天、千兜率天、千化自在天、千他化自在天、千梵天,是為小千世界。如一小千世界,爾所小千千世界,是為中千世界。如一中千世界,爾所中千千世界,是為三千大千世界。如是世界周匝成敗,眾生所居名一佛剎。(CBETA 2020.Q1, T01, no. 1, p. 114b26-c8)

这段文字中,一千个小世界合起来称之为为一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合起来称之为为一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合起来就是称之为一大千世界,也称三千大千世界。所以三千大千世界,即指一个大千世界里面涵括着小、中、大三千的意思,也正是一佛所教化的范围。
如此,这也只是一佛所教化的范围,我们知道有无数诸佛,那么就存在着无数个三千大千世界,是超越我们所认知范围不可思议、不可思量的宽广。

佛教典籍中对世界形成的阐述

佛教认为没有任何一法是恒常不变的,都是无常迁流的。任何一法都必须经历“成、住、坏、空”四个阶段,“世界”也不能例外。

“成劫”阶段

在《长阿含经・世纪经》中是这样阐述的:

云何火劫還復?其後久久,有大黑雲在虛空中,至光音天,周遍降雨,渧如車輪,如是無數百千歲雨,其水漸長,高無數百千由旬,乃至光音天。時,有四大風起,持此水住。何等為四?一名住風,二名持風,三名不動,四名堅固。其後此水稍減百千由旬,無數百千萬由旬,其水四面有大風起,名曰僧伽,吹水令動,鼓蕩濤波,起沫積聚,風吹離水,在於空中自然堅固,變成天宮,(CBETA 2020.Q1, T01, no. 1, p. 138c14-23)

在《阿毘达磨大毘婆沙论》卷133中也有类似的阐述:

如是說者。十九劫壞有情。一劫壞器。別業難轉。非共業故如是世界壞經久時。於下空中有微風起。二十空劫此時已度。二十成劫從此為初。所起微風漸廣漸厚。時經久遠盤結成輪。厚十六億踰繕那量。廣則無數。其體堅密。假設有一大諾健那。以金剛輪奮威懸擊。金剛有碎風輪無損。次有雲起雨風輪上。滴如車軸積水成輪。如是水輪於未凝結位。深十一億二萬踰繕那。有說。廣量與風輪等有言。狹小分百俱胝。百俱胝輪。其量皆等。謂徑十二億三千四百半圍量三倍。謂三十六億一萬三百五十踰繕那。此不傍流。由有情業力。有餘師說。由風力所摶。次於水輪。有別風起。摶擊此水上結成金。此即金輪厚三億二萬。水輪遂減唯深八洛叉。有說。金輪廣如水量。有師復說。少廣水輪。次有雲起雨金輪上。滴如車軸經於久時。積水浩然深過八萬。猛風攢擊寶等變生。復有異風析令區別謂分寶土成諸山洲。分水甘醎為內外海。初四妙寶成蘇迷盧。挺出海中處金輪上。謂四面如次北東南西金銀吠琉璃頗胝迦寶。隨寶威德色現於空。故贍部洲空似吠琉璃色。此山出水八萬踰繕那。水中亦然。端嚴可愛。次以金寶成七金山。遶蘇迷盧住金輪上。在水中量同蘇迷盧。出水相望各半半減。次以土等成四大洲。下據金輪遶金山外。最後以鐵成輪圍山。在四洲外如牆圍遶。出水半減第七金山。在水量同蘇迷盧等。諸山廣量皆與出水量同。七金山間有七內海。八功德水盈滿其中。七金山外有醎外海。此八大海各深八萬。前七廣量如所遶山。第八有說。廣三億二萬二千踰繕那。有說。更增千二百八十七踰繕那半。蘇迷盧山有四層級。初層傍出一萬六千。次上三層各半半減。四層相去量各十千。有說。初層下齊水量。次二去下量各十千。其第四層去下二萬。四層四面如妙高山。四寶所成莊嚴殊妙。四層如次。堅手持鬘。恒憍。四王天眾居止持雙山等七金山上。亦有四王所部村邑。七山四級日月等天。皆是四大王眾天攝故。欲天中此天最廣。從第四層級復有四萬踰繕那。至蘇迷盧頂。是三十三天住處。(CBETA 2020.Q1, T27, no. 1545, p. 691b6-c20)

还有在《起世经》卷九也有这样的记载:

諸比丘!云何世間壞已復成?諸比丘!爾時復經無量久遠不可計數日月時節,起大重雲,乃至遍覆梵天世界,既遍覆已,注大洪雨,其滴甚麤,或如車軸,或復如杵,經歷多年,百千萬年,彼雨水聚,漸漸增長,乃至梵天所住世界,其水遍滿。然彼水聚,有四風輪之所住持。何等為四?一名為住,二名安住,三名不墮,四名牢主。時,彼水聚雨斷已後,還自退下無量百千萬億由旬。當於爾時,四方一時有大風起,其風名為阿那毘羅,吹彼水聚,波濤沸涌混亂不停,水中自然生大沫聚。時,阿那毘羅大風,吹彼沫聚擲置空中,從上造作諸梵宮殿,微妙可愛,七寶間成,所謂金銀琉璃、頗梨赤珠、車

最后修改:2020 年 12 月 01 日 08 : 16 AM
愿得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