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关于(伪)文艺青年的标志物品。文章里面提到的物品基本上我都对上号了。
没错,我也中二过,幻想能过着精致优雅且岁月安好的日子。那时年轻阅历少,世界观都还不健全,对鸡汤文无比推崇,并试图在生活方式上使用一些有“逼格”的物品来和周围的人拉开品位差距。

何为“伪”?

文章中提到(伪)文艺青年必备的几件物品:LAMY 钢笔、Moleskins笔记本、Kindle、金属书签、哲学书。当时一个不差的给自己配上了。
其实当时受到 数字尾巴 的影响挺大的,基本上都是被里面的用户给安利,这几件也是经常出现在 数字尾巴 文章中的常客,当然了还有黑莓手机、富士相机、胶片这些也都是被带上路的。
20岁出头,每个月有点不多不少的工资,又没地方花。想着自己要和世人与众不同,对身边人的消费、娱乐方式嗤之以鼻。要想变得“小众”,那就提高自己的“逼格”,怎样提高呢?
书没读过几本,走过的地方没多少,社会经历也基本等于零。怎么办呢?那就“装”吧。
要想变得“逼格”高,就装自己是个文艺青年。岁月安好的鸡汤文、诗歌与民谣、还有日系小清新的摄影照片。通过外在的物品和生活方式,来拉开和主流拉开距离。从而给世人一种“陌生感”的假象。
其实越觉得自己是“小众”,越是主流。这个90后早期的“非主流”一个道理,可以的想要通过外在来突出自己与世界的不同,到头来自己成为了最庸俗的人。

实用主义的转型

这种情况伴随着我很长一段时间,或多或少影响着我的价值观。所以,经常被朋友批花钱大手大脚。类似的“一个破玻璃杯子200块,摔不烂吗?”、“笔袋不就是装笔的吗?花300块就为了多一个能别在笔记本上的功能?”……这些都是当时的写照。
因为追求“逼格”,所以消费观变得格外偏执,往往自己欺骗自己说是为了买设计,到头来一堆鸡肋的东西。
随着年纪增大,变得逐渐务实,并有了自己对于世界的认知,而不是盲从他人的一面之词。
最大的表现就是变得越来越实用主义了。
最好的例子就是,上文中列举的物品,一年也就碰两三会。LAMY的钢笔除了当时心血来潮练硬笔字,写了一个月,劲头过去之后再也没碰过了;Moleskins的本子,因为用钢笔写字会浸墨,写了一半就束之高阁了;因为现在读的要么是大部头的理论书需要不断标注和做笔记,要么就是大开本带图版的实体书,Kindle除了拿来看过几本鸡汤书和日漫基本都是吃灰的状态;而诸如《乌合之众》《时间简史》这类的书,过了一遍脑子就忘完了;而金属书签被我夹到哪本书里面自己都不记得了。
上面的物品之所以其实用的少了,是因为有一个比它们更加实用,功能更加全面的存在。对,就是iPad Pro +  Pencli。没错,我是果粉,但我不是脑残粉。主要还是对手太弱了,没得选。
一台平板能将上面那几样东西能做事情全承担了,记笔记、看书、标注PDF、做思维导图……那我何必出门带着那么多东西,给自己肩膀过不去。购买物品的时候,逐渐从外观偏向于功能性上的选择了。
…………
这些年,从一个(为)文青转型成为一个“大叔”,也想对我的钱包说句抱歉,让你常年都是空的,钱包比里面装的钱还贵重。

最后修改:2020 年 11 月 27 日 07 : 28 PM
愿得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