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参加了一场关于日本唐密的佛教艺术讲座,整体感觉一般般,比预期差不少。除了对不起一场付费讲座的水准,其次是对其中的内容的表达有一些偏颇。

在中国,佛教艺术的研究,话语权基本上都是掌握在学者的手中。诚然他们对于历史、文化、艺术的研究的专业性不需过多的质疑。但是如果把佛教艺术当成简单的艺术的话就太过于简单了。

佛教艺术本身在古代就是功能性的,我认为佛教艺术的实用性大于他的艺术性。所以,对于佛教艺术的解读,必然需要联系到当时佛教的所处历史地位、思想特征、社会环境相结合。这就需要很强的佛教教理的支撑。

而现在,除了少部分学者能同时兼顾到艺术文化层面,同时把佛教教理融合进来进行解读。大多数的爱好者,仅仅只是从艺术、技法的层面来做一个了解。

所以,我觉得,对于佛教艺术的研究,出家人还是很少参与的。其实想想也很简单,这个事情对于出家人来说没有任何的功利。如果学教理或者修行,至少还能利益自己利益大众,而对于佛教艺术的学习,这件事所带来的价值实在是太少了,他人第一个反应是,以后建庙就找你哦。

居然佛教艺术属于佛教文化的一个衍生,为什么我们出家人不去自己来进行解读,用自己最擅长的教理优势,会讲的更好。

最后修改:2020 年 08 月 23 日 11 : 24 PM
愿得欢喜